美文美句
美文美句 - 提供抒情散文-情感文章-爱情语录-励志签名等在线欣赏

1.jpeg

文|穆熙妍|美文美句

选自穆熙妍首部情感故事集《见过爱情的人》

引言:“真的会消失的人,大概从来不是落狠话的那些。总是大声嚷嚷着要走的,只是想给你机会拉住她。真正想走的人,往往离开得措手不及、无影无踪,连一句再见也没有。”


智浩和Nana都是我的朋友

认识他们是因为,我们碰巧去了同一个朋友的生日派对。那天我本来没打算待太久;这种人叠人的夜店场合大家都知道,全台北同圈子、不同圈子的人挤在一起,谁都别想和谁讲超过三句有意义的话。你努力在过去10年避开前任的辉煌成就都会在这种晚上破功,两个人大眼对着小眼,整个晚上忍辱负重还无处可躲。

我第二天还要早起,出门前就打算只待个半小时,和寿星打过招呼就立刻闪人。

没想到的是,那天谁都没能提早回家。

事情是这样子的,我到的时候还算早,人也还不多。

把礼物拿给寿星之后,她拉着我介绍了Nana。还记得Nana转过头来,我眼睛一亮。她和亚洲流行的白皙骨感美女不同,有着一身蜜色的皮肤,身材凹凸有致,眼睛又圆又大,唇小而微肿,最适合擦浅色唇膏。我这个人一向有个喜欢美女的大弱点,反正半小时内走不了,于是坐在她身边开始天南地北的瞎聊。喜欢她不难,Nana为人和外形一样热情,笑起来大方地头往后仰,露出漂亮洁白的牙齿,很有感染力。

聊了没多久,我说要走了,她却不让我离开。此时刚好有个男生走过来,她赶紧拉住他:“浩!给你介绍我新认识的好朋友,Crystal!”

这个男生蛮高的,我稍微抬头,看到他的脸,记得那时候愣了一下,心想:“这两个人也太般配了吧!”

说般配倒不是因为外表。其实智浩的五官和Nana不大相同;Nana的眼睛大,眼角微微上扬;智浩却是单眼皮,有着挺直的鼻子与长窄脸。我说的相似指的是气质:他们两个人都高挑热情,爱笑,拥有一身的太阳棕皮肤,据他们说是刚从巴厘岛回来的。即使在昏暗的灯光下,这两个人站在一起都那么闪耀,真是一幅好风景,让人心旷神怡。

我心想差不多可以离开了,谁知道被另外一个朋友拉住说了几句,再转过头,Nana和智浩居然吵了起来。

争吵的起因好像是智浩和一个女生多说了几句,Nana不高兴,智浩语气也差。喝了酒的两个人不顾场合地大吵,不知道是谁失手摔了杯子,玻璃渣儿刺到了不相干的人。受伤的女生大哭,而这个女生的男友坚持报警,保安只好把这一团乱的人通通请出去。我本来就想离开,顺势跟着人流往外走,在门口我看着内疚又生气的Nana,和怒气冲天谁都不理的智浩,只好叹一口气,陪着他们去警察局再去医院。那天我到家的时候,是凌晨四点四十五分,离我起来开工的时间只有两小时。

后来我才知道,这对情侣这样的吵法,大家早已司空见惯,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2.jpg

智浩和Nana在一起很多年,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,吵起来惊天动地,摔东西什么的根本是小事情。两个人太想了,脾气都大又冲动,争执起来谁也不让谁。

情侣之间吵架有个准则,就是要越快解决越好。不然无论一开始因为什么而吵,争论到最后都变成情绪性地钻牛角尖,陷入无止境的鬼打墙。

例如,Nana会大叫:“不要告诉我你没办法就是要去,你真的爱我就有办法不去!”

然后智浩会怒吼:“那你呢?你真的爱我就会尊重我的意愿,体谅我是真的没办法不去!”

其实这句话说得没错,许多事发生的根本原因的确是因为爱得不够。可是每个细节都要牵扯到爱的多少,这就很累了。

至于我为何巨细扉遗地知道他们的对白,是因为住在一起的这两个人一吵架,就开始收拾东西出走。像一场比赛,收得快的哪个就能拔得头筹夺门而出,把还没来得及收拾愤怒的人和更无法理清的残局甩在后面,帅气地在这场战役中取得了小小的领先。Nana通常会来我家,有时候哭有时候不哭。她抵达后我就开始计时,因为智浩大概在半个小时内就会赶来敲门。两个人在我家继续吵,把倒霉又尴尬的我夹在中间,不知道该劝和还是劝分。好在他们通常会痛哭和好,可是当两人恩爱如初地相偕离去之后,又困又累的我,大概是这场战役唯一输的人。

我很不服气,常常抱怨。大家共同朋友那么多,应该公平对待,下次拍八点档连续剧请换个场景,这种偏心我无福消受。Nana总是不好意思地笑,搂着我道歉,说下次不会了。


这种话当然听听就好,但我为什么老是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呢?


因为智浩和Nana好起来的时候,真的是非常好,好到身边的人先是羡慕,后来会翻白眼以示抗议,要他们停止虐待单身狗的那种好。我那阵子感情不太顺利,或许是有点移情作用,特别希望别人能幸福,让我相信世界上还是有真正快乐的情侣。

他们去哪里都是手牵手,吃饭只用另一只手夹菜。我和几个朋友曾和他们一起去旅行,回来后发誓再也没有第二次。因为这两个人光是看着对方就能心满意足,有时候甚至转开头偷笑,跟错了蜜月团。这两个人的笑点还完全一样,说话常常不需要说完,因为讲到一半对方已经完全明白。

有次大家去了一间新餐厅吃饭,菜单只有套餐,前菜、汤品、主菜、甜点、饮料都有好几种可以选。智浩让Nana先点,然后偷偷拿起叉子,在每一种品项下的某道料理点了一下。像心电感应一样,他选的料理,就是几秒后Nana会选的,一样不差。记得上色拉的时候,坐在我旁边的Nana看着自己选的菜犹豫了两秒,身边的智浩立刻把自己的色拉换给她,两个人一个对视也没有,一句话都不需要说。

我在旁边看傻了:“你怎么知道她不喜欢更换?”

两个人都在笑,没有回答我。


Nana不擅厨艺,因为讲究身材吃得很清淡。她的拿手菜却很奇怪,只有一道,就是台式古早味炸排骨。后来才知道,智浩很喜欢小时候家附近的炸排骨,奋裹得稍微厚一些,金黄酥脆那种。后来大家将就低热量与将抗,那种炸排骨渐渐式微,再也看不到了。Nana虽然从来没吃过,却借由智浩的记忆和描述,在失败大概一百次之后,成功复制他梦想中的排骨饭。据说智浩吃进第一口的时候,居然哭了。

两个人相安无事的时候,朋友们也会打趣他们说,别再吵了,耍花枪也需要对手,你们两个就是飓风也吹不散的一对,千万别分手去祸害别人。智浩总是挠着头笑笑,Nana会给他一个白眼,然后他会搭住她的肩,两人笑得很灿烂,阴天里都显得闪闪发光。


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吵吵闹闹、分分合合的这一对,突然说不好就不好了。


那天智浩打电话给我,问我有没有见到Nana。我吓了一跳,反问他怎么了。我这个人比较被动,也很能独处,平常没事不特别找朋友。最近都没看到Nana,状态也没有更新,我理所当然地一位她都很好。是这样的,不开心的人往往才频繁更新状态;心里没什么话想说的人,挤破头也写不了几个字,除非发自拍。

“我们吵了一架,Nana不见了。”智浩低声说。

“不见了?你什么意思?”我着急地反问。

“她收拾东西,走了。”智浩说,“最近我们吵得特别凶,两个人都很累。每次吵架都像死过一次,这样下去不是办法。她后来都已经不说话了,只是一直哭。”

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好沉默以对。

智浩叹了一口气:“如果她和你联络,请告诉她我不会搬,她想回来的话,随时都可以。”

就这样,他把电话挂了,没有像以前一样气急败坏,直接冲来我家找她。后来听朋友说,Nana趁智浩上班的时候,把她在家中的物品整个清空,一件不留。电话也关机,公司说她已辞职,所有社交平台都停止更新。知道几天后才发了一张风景照片,只知道她在一个看得到海的地方,但是谁都说不清楚背景在哪里。


我简直不相信这是我认识的Nana,那个和男朋友吵架出走,几件衣服折了又叠,叠了又折,一个小包包拖拖拉拉能收拾两小时的女人。那个舍不得对方到处找,冲出家门只会往我这儿跑的女人。那个老是说:“我给你三分钟,你现在开始挽留我!”然后三小时后还离不开房间的女人。


真的会消失的人,大概从来不是落狠话的那些。总是大声嚷嚷着要走的,只是想给你机会拉住她。真正想走的人,往往离开得措手不及、无影无踪,连一句再见也没有。


后来回想,那些不堪的吵架,大概正是他们俩最相爱的时候。我想智浩也明白,但是也很疲惫的他只想喘口气。等到发现真的要失去了,挽留已经来不及。


半年后,Nana回来了。她和我联络,约在一家餐厅见面。

我准时到了,当初心里一堆问题都已经不重要。我只想看看她,确认她现在到底过得好不好,顺便骂她两句,怎么能一离开就这么久。

没想到的是,她已经有了新的对象。


那男生我不认识,是她去找住在美国的姐姐,顺便游学的时候认识的。照片上看来,那个人白白净净,长相端正。合照中的Nana靠在他身边,蛮幸福的样子。怎么说呢,现在这两个人,也不是不登对,但我心里想着全是她和智浩在一起的时候神采飞扬的笑脸。

智浩托我转达的话,看来是没必要说了。我想来想去,不知道为什么鼻子酸酸地,开口的居然是:“以后你还做炸排骨吗?”

Nana愣了一下,笑着回答:“炸的还是少吃吧!对身体不好。”

刹那间我有点明白。可不是吗?那些最美味的事物,对身体而言大部分都是负担。就像所有忘不了的人、放不下的事,常常最让我们痛。人总要长大,要对自己的身体和人生负责。没有人再有那种精力和余裕,把感情当作人生中最重要的任务。生活是很琐碎与漫长的,需要两个人背靠背,认真而心无旁骛地劈荆斩刺。不能相处就是不能相处,再爱也只能放下往别的方向走。

我终于还是哭了,不知道是为了智浩,为了Nana,还是为了我们终究都要面对现实,无法再奢侈地挥霍感情度日。

“可是...你们以前那么好,太可惜了。”

Nana递给我一张餐巾纸,轻轻地安慰我,又像是说给自己听:

“哎哎哎,你别哭啊...”她微笑,“那个时候的我,又不是没有快乐过。”


嗯,在这个以结果来判定价值的主流社会,大家往往用分手来评论一段感情成功与否,愿你能勇敢背道而驰,不把结果看作一切。值不值得是很主观的,没有必要被别人的价值影响。愿你终有一天能理直气壮地回忆过去,而不是带着怨怼。爱过的人如果不是太渣,就不要把失望加诸于上,狠狠地挞伐他。


“智浩知道你这样想,也会好过的吧!”我最后说。

“他知道的。”Nana温柔地回答“所以他没有再找我。”

愿你明白留在虹膜上的残影也是一种美。这样,当有人对你说“真可惜啊”的时候,你能记得过去的闪亮,笑着回答:

“我不是没有快乐过。”

文章信息

分类:情感文章

分享:

您可能也会喜欢

发表回复

Post Comment

评论
首页
回顶部